浮生若梦 不如来一顿暖意美食

2019-11-23 10:08 admin
 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瞎逛乱买的时光都分给了菜市场。
 
烟火气
 
蔬菜水果,葱葱蒜苗,一边兴致勃勃地挑选,一边想着今天给乖乖做道什么好菜,让小子吃得开开心心?以前进菜市场,总觉得鱼腥味刺鼻,生猪肉味道难闻,难得进回去一回,似乎都须捏着鼻子才能忍受。
 
而今进去倍感亲切,那些萝卜啊白菜啊都那么鲜嫩水灵,买肉买鱼也是亲手上阵,再不嫌弃了,真是古怪啊!
 
今年换了单位,没想到离烟火气更近了,因为单位停车场后面就是一条卖菜的巷子。其实之前旁边是个菜市场,后来市场被撤销,但周边买菜的群众改不了习惯仍要到这里来买,于是菜市场所在的这条巷子在一度的沉寂之后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。
 
小巷不在主干道上,不属于交通严管区,所以有关方面它也就默许了这个路边菜市的存在,还派了专人进行管理。每天清早到单位,在上班之前有足够的时间买点小菜,买了就搁在车上。买到的,那是绝对的新鲜水灵,此外还有一天的好心情;如果早上来不及,就下午下班后再买,仍有青葱可爱的蔬菜在等着我。这工作与生活,可是实现了无缝对接啊!
 
日日小暖
 
近来读汪曾祺的书较多,不免受到老爷子的影响。汪大师堪称作家中最懂生活的“吃货”“玩家”,一生中游山玩水,写字画画,花鸟虫鱼,市井人生,无所不爱,当然最爱的是做饭谈吃了,《故乡的食物》、《葵·薤》、《五味》、《食豆饮水斋闲笔》、《宋朝人的吃喝》等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妙文。单是一碗面在他写来都是如此好玩:“他不上粮店买切面,自己做,柛条,或是拨鱼儿。
 
他的拨鱼儿真是一绝。小锅里坐上水,用一根削细了的筷子把稀面顺着口‘赶’进锅里。他拨的鱼儿不断,一碗拨鱼儿是一根,而且粗细如一。我为看他拨鱼儿,宁可误一趟车。”有人说这世间可爱的人很多,汪曾祺这样的却只此一个。“日日有小暖,至味在人间”,美食,是对人心的绝佳治愈,老爷子的生活态度杠杠的!
 
当个厨子
 
以前想大吃一顿的时候,只会想到去某个新开的馆子搓一顿,而今想的却是自己做一大桌子,既实惠又放心,而且味道很好!厨房出入久了,自信也就来了,窃以为本尊是一名被耽搁的大厨,因为自己在调味方面可是有一丢丢的天赋哪!
 
就算只有极少的几味调料,也能炮制出好不错的味道,这点可是家人一致公认的。我怎么跟英国妹子扶霞一样有颗想当厨子的心呢?等哪天失业了,去开个小馆子,估计也不至于饿死吧!会做饭,真令人心安啊!
我的大假通常是这样过的:买来一大堆荤素搭配的新鲜食材,坐在厨房的小板凳上择菜,掐头去尾,把老叶子摘去,把瓜果的皮削去,然后拧开水龙头,摆上案板,战场正式拉开,洗菜切菜,烧锅下油……波澜不惊的厨房里其实充满智慧:要掌握火候,要计算多少,要平衡咸甜。
 
一个人做饭绝对不寂寞,几个锅子一起开动,这边下菜,那边翻炒,东翻翻西瞧瞧,锅边舞跳得好不热闹!如果夫妻两个都有空,可以一起做饭,那就更加其乐融融了,嘴里闲闲地谈着天,手头悠悠地干着活。眉宇之间,欢笑晏晏。在袅袅炊烟中,在热气腾腾中,生活展开她柔美的一面……神仙眷侣,就是可以一起慢慢做饭悠悠谈天的那种吧……
 
暖意美食
 
人生苦短,各种焦虑如野火烧不尽,韶光易失,华发渐生,本也是无可奈何之事。如果不能将这世事人情看透,纠结于各种防不胜防,也就只能当一个白痴加苦逼了。
 
年轻时爱做加法,恨不能看尽世间繁华,渴求一世的轰轰烈烈;中年以后,慢慢地学做减法,抛弃那些不必要的浮华、不健康的情绪、无法成功的执着,渐渐懂得安享岁月的静好。一顿暖意美食,足以慰风尘,人生至味,原是在那不疾不徐,一饭一蔬中……